1

育才搖籃新風氣

二次大戰結束十餘年,民生開始步上軌道的台灣也迎來第一波戰後嬰兒潮的教育問題,當時教育的首要目標為全面提升國民素質。1968年開始推行的「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將近百分百的入學率,有效提升民眾教育水準及素質,除了基礎教育,高等教育人才的培育在當時也是重點工作之一。

自1954年開始,政府陸續執行重要國立大學在台復校工作,本土自辦大學也紛紛創立,「聯考」成為當時教育體制的特色產物。隨之而來興建校舍的需求,讓當時的建築師們得以發揮專業,設計出兼蓄西方現代主義與中式傳統人文特色的校舍建築,無形中也養成學子們人文美學品味,更是許多青年學子心中的精神指標。

1954年,國內公立大學校院4校聯合招生,是政府遷台後首次舉辦聯合招生考試。1963年4月6日,9位大專校長通過以「聯合招生」方式舉辦入學考試,台灣進入大專聯招的時代。不管高中或大學入學,「參考書」、「補習班」等周邊產業隨之興起。每到七月考季,考場成為全台人口密度最高之所在。當時,「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順口溜普遍在學生間流傳,年輕學子拚讀書考上台大,再以申請獎學金到美國留學為目標。

然而在1987年7月15日政府正式解除戒嚴之前,國人要出入境,在政策上仍多有限制,出國留學需要保人擔保蓋章。赴美留學生為了補貼生活,假日到中國餐館打工,成了許多留美學生求學時期的共同記憶。留學生學成歸國後,順應著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成為各個領域崢嶸的佼佼者。
1950年代國內整體教育資源匱乏,高等教育體系僅有台灣大學、省立師範學院(今台灣師範大學)、省立工學院(今成功大學)、省立農學院(今中興大學),因此政府開始推動大陸時期的重要大學在台復校,加上台灣本土如東海大學、文化大學等私立自辦大學的設立,大幅開展了高等教育資源,一棟棟受到西方文化影響的現代主義校園建築也相繼落成。
2

文化藝術新流派

韓戰後,美國在亞太地區紛紛設立美軍駐紮基地,而台灣當時也深受美國軍事、政治以及文化力量的感染,為當時的文化灌注了美式文化符碼。這一波戰後西潮思想,有別於五四時期的全盤西化,青年學子開始在追求「進步」之餘,重新反身探尋中華文化的精緻傳統,以及與台灣本土文化的美學可能。

在這一波懷抱理想又勇於挑戰的浪潮下,文學、視覺藝術、表演藝術及平面設計的發展彼此環環相扣,也交互激盪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火花。無論現代主義或鄉土文學、前衛藝術或商業設計,這些成長於戰後的青年學子們,成了1960年代文化樣貌的實踐者,開啟半個世紀以來台灣文化的嶄新方向。

1950年代後期,以美國為代表的大眾文化對包含台灣在內的世界各地青年都有重大影響。如美國新聞處(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Service)創辦《今日世界》除報導國際政治動態、科學新知外,也介紹文學、藝術、音樂等文化新秀,相當程度的吸引了青年學子的目光。

西方文化潮流啟發了當時台灣新一代作家對於華文創作的思考,如1960年白先勇等人創辦《現代文學》,翻譯大量歐美現代文學作品。黃春明、陳映真等(亦參與《筆匯》、《文學季刊》等刊物)作家群也拓展出結合台灣社會寫實現象的「寫實鄉土」文學,發表關注庶民生活與社會底層的作品。
視覺藝術方面,台灣繪畫受到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與歐洲「不定形繪畫」的影響,發展出強調「形象的解放」的藝術革命。1957 年,「五月畫會」與「東方畫會」這兩個影響台灣藝術從古典寫實轉為現代抽象之重要團體先後成立。藝術家劉國松、莊喆、蕭勤、夏陽等人被視為這一波抽象繪畫行動中的代表人物,在汲取西方藝術潮流之時,不忘極力尋求自身傳統調和現代繪畫的出路,開啟了1960年代蓬勃興盛的畫會時代;另一方面,19560年代中期受到美國「普普藝術」影響,國立藝專美工科的「UP畫會」、文化大學美術系的「圖圖畫會」,和台灣師大美術系的「畫外畫展」所發展出的前衛藝術,則展現突破傳統的強烈意圖。

受到現代文學、存在主義哲學與超現實主義藝術思潮的影響,鄭桑溪與張照堂以高反差,逆影和失焦等實驗手法呈現「現代攝影」,主題、表現形式與影像內容與當時主流的沙龍攝影風格大相逕庭,在台灣影像藝術發展史上,具有重要影響地位。

影像與戲劇方面,不能不提到當時以介紹海外戲劇、電影潮流為編輯方針的《劇場》雜誌,該雜誌創辦人及編輯群包括陳映真、邱剛健、莊靈、劉大任等人;而黃華成更從《等待果陀》中得到靈感,在1966年8月舉辦台灣首次裝置藝術展覽會;該雜誌堪稱是推動台灣1960年代前衛藝術運動的重要刊物之一。

舞蹈方面,1967年王仁璐引進美國現代舞之母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之技巧,在台灣舉辦第一次的現代舞蹈發表會;1967年保羅‧泰勒舞團(Paul Taylor Dance Company )來台表演,刺激了林懷民等舞者負笈國外找尋更多現代舞的寶藏。
現代藝術風格的發展也體現於廣告、招牌等視覺圖像設計,1965年由藝術家顏水龍創作的台中太陽堂馬賽克壁畫,在商標概念尚未普及的1960年代,可說是最早的企業識別系統。另一位1960年代的台灣美術設計的代表人物—高山嵐,1962年與師大前後期同學發起「黑白展」,是國內設計界首次創作展覽,其設計深受西方思潮與現代造型表現的影響。

自此之後圖像強化特徵的概念逐漸普及於台灣廣告美術設計,透過對觀眾視覺衝擊力,達到廣告促銷的效果;而在視覺設計圖像選用上,揉合東方傳統美與西式熱情美的圖像風格漸成主流。
3

光影歌謠齊奏鳴

1960年代,漸趨於穩定的環境與經濟,讓人們重拾對娛樂的需求。彩色電影發行、首部台製電視的登場、國語政策推行以及西洋音樂引入等,對台灣流行文化投下重量級震撼彈。

戰後初期,台灣民間仍以台語為日常用語,1960年代初以台語戲劇、電影、音樂為國內娛樂產業的大宗。隨著1962年台灣電視公司開播,推出第一個華語歌唱節目,以及配合政府推行國語政策之背景下,順勢帶動華語影視音樂產業的蓬勃發展。

同時,受國際情勢影響,美式音樂大量輸入台灣,無形中也改變台灣本土音樂的創作風格,不論流行歌曲(Pop Music)或熱門音樂(Hit Music),都能見到創作者們的實驗企圖,為台灣的音樂史寫下一頁精彩篇章。

隨著戰後局勢逐漸安定,台灣電影事業進入新的里程碑,在台語電影部分,自1955年的《薛平貴與王寶釧》,開啟台灣本土電影蓬勃發展的時代,在1955至1970年間,創下約1,200部台語電影的拍攝紀錄。

1954年農業教育電影公司與台灣電影公司合併改組為中央電影公司(中影),為台灣的華語電影事業奠定重要基礎。1963年中影提出「健康寫實」主義,在社會觀察中加入「生活美好」的一面,如《養鴨人家》、《蚵女》等片皆提倡常民生活中的積極面向與族群和睦。

談到電影,不可不提當時極受歡迎的香港產製華語電影,1963年邵氏公司出品的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締造超過72萬的觀影人次,演員凌波來台時更是萬人空巷,堪稱是黃梅調電影之高峰。1960年代末期,以胡金銓導演式的武俠片如《龍門客棧》創下極佳票房紀錄,開啟台灣武俠片拍攝熱潮。
1960年代台語、華語流行歌曲各有特色,台語歌壇除了有二王一后之稱的洪一峰、文夏及紀露霞外,陳芬蘭與葉啟田等歌手亦為當時當紅台語歌手。華語歌曲部分,延續戰後的懷鄉心情,「何日君再來」、「等著你回來」等上海老歌持續傳唱,1962年台視第一個綜藝歌唱節目「群星會」的開播,捧紅如一代歌姬姚蘇蓉、白嘉莉等諸多華語歌星。儘管當時處於動員戡亂的年代,不論國台語歌皆曾因內容敏感或妨礙風氣等理由被禁唱、或禁播,但仍有許多歌曲未受禁唱影響,例如文夏的〈媽媽請妳也保重〉、姚蘇蓉的〈今夜不回家〉等,在當時依舊傳唱大街小巷。

因美軍駐台之故,1957年美軍獨立製作的「台灣美軍廣播電臺」,不受限於官方政令,播放自由、新潮的熱門音樂。與當時政府推廣的「高雅品味」不同,熱門音樂強烈、衝擊的節奏,與其不羈、叛逆的標誌性,引發年輕族群的共鳴。

台灣熱門音樂樂團也相繼出現,如「陽光」、「雷蒙」、「電星」、「五便士」、「石器時代的人類」、「雷鳥」等,這些樂團也為流行歌手譜曲、伴奏,甚至後來成為台灣流行樂重要的幕後創作者,而許多在1970、80年代活躍的歌手如羅大佑、歐陽菲菲、黃鶯鶯、沈文程等等,亦受到此時期熱門音樂啟發,奠基台灣在華語樂壇的重要地位。